废塑料瓶变身柔软毛毯

2020-01-10 15:27栏目:化工塑胶
TAG:

如果“我们把随手丢掉的饮料瓶能够加以回收处理再利用,其实就等于开采出了一个新油田”,北京盈创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姚亚雄这样对《中国投资》记者说。作为国家循环经济试点单位,位于北京市顺义天竺工业区的盈创,是一家以废旧塑料为原料、将其加工成再生瓶级聚酯切片原料、使之重新用于食品和饮料包装的生产企业。作为亚洲唯一1条、也是目前世界上单线产能最大的1条回收利用废旧聚酯瓶生产作业线,盈创每年可回收废旧塑料瓶5万吨,相当于22亿个饮料瓶的数量。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废聚酯瓶产生量也逐年增加,当前仅北京1年就要产生15万吨左右的废旧塑料瓶。 塑料瓶多次再生循环利用 “1吨聚酯需要耗用6吨石油进行转化,全球对聚酯的消费逐年大幅增长,同时废聚酯瓶的产生量也逐年增加。聚酯再生就等于是节约石油”。姚亚雄告诉记者,作为1个新兴产业目前国际上已经建成了不少现代化的再生瓶级聚酯生产线,许多跨国公司已开始在其产品中使用一定比例的再生聚酯原料。废弃聚酯包装的回收处理及循环再生利用行业,前景无量。 “废弃聚酯包装物的回收处理不是新事物,但多年来很多食品级的PET瓶都被简单地进行破碎,然后被运往小作坊降级拉丝做短纤维或编织袋,这种低附加值的利用方式极大地浪费了资源潜在价值,而且就不能够再循环利用”,中国包装联合会副会长、北京包装技术协会会长邹祖烨这样告诉记者。而盈创正在努力的,就是将废旧聚酯瓶重新转化为瓶级聚酯切片的新工艺。 普通的聚酯瓶生产过程是原生聚酯切片原料——瓶胚厂铸胚——吹瓶厂吹瓶——灌装——进入消费市场。盈创在其中加入“回收分拣打包”“深层清洗”和“深度净化”几个先进工艺后,废旧塑料瓶就循环了起来。通过这两个核心步骤,可以生产出高端再生瓶级聚酯切片,就可以再用于制造出新的聚酯瓶,最大限度地将资源的原有价值挖掘出来,从而实现多次循环。 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副会长刘强告诉记者,此前我国一直禁止回收塑料进入食品领域。因为1990年的这项规定,盈创几乎错过包括可口可乐在内的几大国际巨头饮料企业的订单。最终,经国务院法制办牵头,由卫生部、国家质检总局联合组织专家对盈创的生产工艺进行了严格的风险评估,并对其产品进行了严苛的挑战性测试,其结果完全符合我国国标的要求,与原生聚酯切片的卫生、安全标准完全一致,甚至更优于国家原生料标准。从此,打开了盈创在国内的销售之路。盈创凭借其采用的“深层清洗”和“深度净化”技术,在取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及欧洲ILSI(国际生命科学研究所)标准认证后,成为了中国唯一1家通过了卫生部、质检总局审核的可生产出食品级再生瓶级聚酯切片原料的企业,且产品远销欧美市场,从而结束了中国不能够生产出再生食品级聚酯切片原料的历史。 记者在车间看到,成捆的废旧塑料饮料瓶被机器按颜色自动分捡后,进入了一个又一个密闭的处理装置,经过4道高温深层清洗,自动去除瓶盖、标签、黏合剂、残余液和其他可见污染物后,再经过高温熔融挤出,有效去除有机杂质;再经12个小时200℃以上高温去除所有微生物和小分子杂质,制成了像奶油一样洁白柔滑的瓶级聚酯切片。这些再生聚酯切片将作为生产塑料瓶的原料,和直接用石油加工生产的切片完全一样,真正实现了从塑料瓶——消费后废瓶——再生聚酯切片——塑料瓶的永续循环。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同质转换项目,已经被国家发改委等6部委确定为典型的循环经济示范项目。在刘强看来,它不仅可以挖掘城市潜在资源,减少石油耗用量,而且还可减小固体塑料废弃物对于环境2次污染的压力。 姚亚雄告诉记者,目前盈创采用的生产线主要装置来自欧洲的不同国家,通过盈创的集成创新形成整套生产线,整个作业线运行具有自动化密闭流程、连续化流水作业、信息化测控、清洁化生产、无害化处理等特征。 回收体系难住“正规军”www.2015.com, 市场准入问题解决之后,回收体系带来的成本问题让盈创这样的“正规军”头疼不已。 根据盈创此前的市场调查,单算北京市的废塑料瓶就足够盈创“吃得饱”。但现实并没有那么乐观。与欧盟、美国等相比,由于中国人口众多,资源短缺,历来有废物利用的传统,废旧物的回收率已经相对较高。但目前废物回收利用行业在整体上处在无序自发回收交易的状态。 姚亚雄坦言:“改革开放以来,北京市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系统由过去众多的国营废品回收站,演变为数10万农民进入城市所组成的‘回收大军’,进行捡拾、收购、交易,然后在城乡结合部进行拆解、粉碎、清洗、集散后运往外地,形成1个低层次、高污染、粗放型的‘回收加工交易链条’。” 邹祖烨告诉记者,盈创这样投资大、采用国际先进技术的废旧塑料回收处理企业,和那些用简易设备简单清洗粉碎处理的小作坊产生了原料竞争——以北京为例,来自中国工程院的一个数字显示,北京每年各种废塑料的产生量约150万吨;而盈创的数据是北京每年产生的废旧聚酯瓶就有15万吨。除了部分进入盈创这样的大型正规回收处理厂外,大量的废旧塑料流向了小作坊和城乡结合部进行拆解、粉碎、清洗。况且,从这些零散的“粉碎户”手中,很难收到足量的优质塑料瓶。姚亚雄说,北京目前还没有现代化的回收体系,我们只能和这些个体回收粉碎户打交道。他们已经习惯了“回收、粉碎、掺入杂质、再出售”这样的盈利模式,盈创需要的是无杂质整瓶,让他们放弃其他环节,将回收的整瓶直接卖给盈创,除非盈创能付给他们更高的价格。这些回收粉碎户既不纳税,也无法开具正规发票,给企业运营带来了很大困扰。 据姚亚雄介绍,再生聚酯切片的制造成本盈创与国外相同,而原料回收价格却是国外的3倍多,国外1吨原材料花费200欧元,国内则要6000—7000元人民币。原料成本占据了整个产品售价的70%。姚亚雄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从市民手中收废瓶子是0.1元一个,现在盈创从回收市场中收,是每个瓶子0.155-0.16元。回收瓶子按重量来计算,价格约为每吨6600元左右,其中20%是回收人员掺的水、泥沙等杂质。照此价格计算,中间环节已经溢价60%以上。被回收成本“拖累”的盈创拿不出比原生料厂家更为优惠的价格,在塑料瓶原生料产能原本就过剩的中国,很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据优势。 如何能够获取足量优质的原料,是盈创必须思考的问题。目前,盈创已经组建了自己的专业回收体系,在北京已经拥有姚家园和韩家川2家专业回收分拣中心,进行回收、预处理、打包等工作,并计划近期再建4家。同时盈创还将有步骤地在社区、超市等公共场所设立“饮料罐瓶有偿回收机”。届时,人们只要把用过的废旧饮料瓶投放到回收机中,金额即可充值到人们的公交卡中。 不仅如此,公司开始回收周边地区,如河北、山东等地的废瓶子,但从周边地区回收的瓶子质量参差不齐,运费也成为一笔额外开支。 在2009年的“循环经济专家行”盈创站的讨论中,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表示,限制民间自发回收体系是不现实的,更好的做法是借鉴国外经验,通过政策引导,按照使用再生资源的比例征税,多使用原生资源的多征税,减少使用的则获得税收优惠。 “中国能有90%的废旧物资回收率,离不开几十万拾荒大军,某种程度上说,他们的回收运输成本最低,解决了大量就业”,徐匡迪的看法得到了许多院士专家的赞同。“多元化回收,广开回收渠道,专业化分级处理”,这是北京工业大学循环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程会强给盈创的建议。而邹祖烨则认为,建立完善的垃圾分类回收系统,超出了单个企业所能承担的范畴,更多的工作应该由地方政府来完成。 5年规划商业布局 目前已与可口可乐、达能等饮料、食品巨头签订批量购买协议的盈创,接下来面临着进一步扩大产能,迎接国内废旧聚酯瓶回收循环再利用产业的挑战。 邹祖烨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国际上资源再生科技与再生塑料产业发展迅速,可口可乐在1991年开始应用再生瓶级聚酯原料,迄今已19年,积累了丰富经验。瑞士政府更是明确规定,塑瓶生产商的塑瓶回收率须达到75%或以上,才允许进行大量生产。为支持收集、分类和加工再生,每个塑料瓶加征4生丁附加税(人民币0.24元)以资助一家非牟利塑料瓶回收再生机构之营运。再生瓶级聚酯产业生机盎然。 因此,盈创在3-5年发展规划中明确了对广东、福建、江浙等地回收网络的布局,首先实现20万吨年产能的目标。姚亚雄告诉记者,盈创的长期目标在于推进渤海地区、长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废旧塑料瓶回收网络建设的深度和广度;基本完成西南地区和华中地区的回收体系建设;拥有或控制50万吨的年回收能力。 与此同时,盈创开始进行设备国产化研发,清华大学化工系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费维扬针对盈创引进国外先进设备表示,从化工专业领域来看,这些设备的工艺在引进消化吸收之后都不算很复杂,应该加大设备的国产化进程,降低成本,为企业赢得更大的盈利空间和更好的生存环境。邹祖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相同的看法,他认为盈创未来亟待加强产学研合作,发展专用设备开发制造能力,为推广提供物质支撑。邹祖烨这样告诉记者:“目前国内能够达到食品级标准的同类工厂目前只有这1家,如果能够把盈创的工艺、流程、控制、标准、管理都标准化、流程化,作为将来扩大应用的范例,那么盈创不仅自身是一个可再生塑料生产企业,还可以成为其他同类企业的技术、设备管理的提供商”。

走进山东省阳信县工业园区,在龙福环能科技公司产品展厅,《经济日报》记者看到,以废塑料瓶作为原料生产的毛毯、地毯、挂毯、服装等,有10多个系列、50多个品种。

在龙福环能原材料储备区,记者看到,堆积如山的巨大聚酯方块捆扎得整整齐齐。这些塑料方块均由废弃的矿泉水瓶、饮料瓶、食品塑料包装袋压制而成。“每个塑料方块约有1吨重,里面约有3.3万个废旧聚酯瓶。它们经过切片、清洗、净化、结晶、干燥、熔融等30多道工序,就能制成五彩斑斓的毛毯。”罗国梁说。

龙福环能科技公司的亮点在于用废塑料瓶加工毛毯和服装,每年能“吃”下20万吨废旧聚酯瓶,“吐”出8万吨再生涤纶长丝,织成3万吨环保毛毯和1000万平方米精品地毯,可以有效解决废旧聚酯降解和循环利用的难题。2016年,该企业成为国家级循环经济标准化试点单位,获得中国化纤协会“绿色纤维”认证。

日常生活中,废旧聚酯瓶随处可见,但极少有人关注它所消耗的巨大资源。据了解,我国现在每年生产聚酯瓶消耗的聚酯切片原生料以百万吨计,生产1吨聚酯需要消耗8吨至12吨石油,这意味着每年有大量石油被用在了聚酯瓶制作上。聚酯瓶用完即扔,不仅污染环境,也浪费资源。

在一块编织美丽的地毯前,公司副总经理罗国梁说:“加工这块地毯需要约150个废塑料瓶,人们生活中废弃不用的矿泉水瓶、饮料瓶,都是我们宝贵的原材料。”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2015.com发布于化工塑胶,转载请注明出处:废塑料瓶变身柔软毛毯